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20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20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3。20章

  看着我精疲力竭地在地上躺着,眼神都已经涣散,吴小涵终于爬回了她的床上躺着,没有再折磨我。

  我努力挣扎着跪起来——可我的双手双脚都还被绑住,只能侧过身来用力抵着地板,才算是勉强跪立起来。

  我很努力地跪行到了卫生间,叼出纸来,擦干净我射在她床边的地板上的白浆。

  只是,我双手被被绑在贞操锁上,自然不可能着地,于是只能跪直膝行;而因为脚也被绑在了一起,两膝每次只能以很小的幅度交替向前,爬起来很累。
  擦干净地板后,吴小涵看了看我:「真乖。看在你让我很满足,又这么乖的份上,今晚你可以不用去厕所睡了。你要想的话,就睡在我床边的地上吧。」
  也许是今天得到的惊喜实在太多了,和吴小涵的身体的亲密接触也远超乎了我的想象,所以,此刻得知能和她同睡一间屋子,我竟然已经没有特别激动了,只是回道:「嗯,谢谢小涵学姐。」

  「不过,你手脚上的绑带我是不会帮你解开的。」吴小涵说道:「我都已经引狼入室了,可不想大半夜真被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。」

  我回应到道:「嗯,我知道。我挺喜欢被你绑着的。」

  吴小涵怎么可能不知道,我是连碰都不敢碰她一下的——她这般话,无非也就是为绑住我而找一个借口罢了。

  把纸丢到垃圾桶里后,我跪回了她床头的地上。

  和她对视了几秒后,她温柔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脑袋:「今天辛苦你了,先是悬吊和电击把你虐得那么惨,刚才又窒息折磨你让你射那么多次。谢谢你陪我玩那么多。」

  「没有呀,小涵学姐。我觉得,今天明明一直是你在宠我呢。你专门准备了脏脏的鞋子和袜子给我,还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和你的身体这么……这么……反正……我只是觉得……你的身体不应该是我有资格碰的呢。」

  「别傻啦,小冬瓜。被你舔脚,我真的好舒服、好幸福的呢。还有刚才……嗯……」她犹豫了一下,用小得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道:「刚才……是我两年以来,第一次被弄到高潮呢……」

  说完这话,她害羞得闭上了眼睛。

  这副坦诚却又极度可爱的模样,直让我忍不住想要把她的脑袋也抱到我的怀里。

  不过,看着她一尘不染的面庞,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那么做,只能说出一句:「谢谢学姐给我这样的机会呢。能服侍学姐,是我最满足的事情了。」

  「嘛。那……既然都这样了,以后我就把你当我的口舌奴来用吧,嘻嘻。反正,你也不喜欢刑虐,正好换种方式相处。」

  「嗯。要是小涵学姐不嫌弃的话,那真是太好了。」

  「那,要不就关灯睡觉吧,我被你折腾得好累好困了。」

  我点点头转过身,爬到卧室门口,正要伸手熄灯时,忽然注意到先前被丢在地上的那条湿透的白色小内裤。

  于是,此刻我斗胆向她请求说:「那……我可以含着你的内裤睡吗?」
  「嗯,」她懒懒地说:「想要就自己叼起来吧。」

  「谢谢学姐赏赐。」我开心地低下头叼起了那条可爱的小内裤,含到了自己的嘴里。

  那乖巧可爱的小内裤上面还黏黏的,沾满了她的体液,弥漫着她的香气。
  实在没想到,第一次得到女神的内裤,居然是在她内裤里面的圣殿都被我糟蹋了之后。

  不过,有了这圣物,今晚又可以做个好梦了呢。

  终于,得到了最完美的一切后,我关上了房间里的灯。

  膝行了两步,我又回到吴小涵的床头,离她的脑袋最近的位置跪好。

  乳白的月色从纱制的窗帘透进来,让漆黑的屋子里稍有了一丝淡淡的冷光。
  吴小涵睁着眼睛,还在温柔地看着我——她的眼睛在黑暗里是那么亮,那么温暖。

  对视几秒后,吴小涵问:「你干嘛还跪着啊?躺下去睡吧。」

  嘴里塞着内裤的我,只是轻轻摇摇头,静静着她,用眼神要告诉她,我还想再多看她一会儿。

  她似乎是猜到了我的意思,说道:「那,你累了就躺下吧。我要先睡啦。晚安。」

  我点点头,用塞着内裤的嘴巴勉强挤出一句「晚安」。

  不一会儿,吴小涵就沉沉睡去。

  ????????

  跪在她的床头,我脑子里还止不住地兴奋着。

  我根本没从之前的经历中回过神来——我简直不敢相信,原本明明连吴小涵的鞋底都没有资格舔到的我,今晚却在她的要求下,用我舌头将她的下半身糟蹋了个遍。

  从喜欢上吴小涵的那一天起,她的身体,在我的眼里就从来都是圣洁的——我不仅不敢提出碰她的脚,更是连幻想都从没敢幻想过触碰她脚踝以上的任何地方。

  而纵使她告诉我她以前的性生活那么频繁,秦天宸是怎样地享用她的身体,我也从没有过半点介意——既然他们是情侣,那些自然也就是理所应当的;那一切丝毫不会影响她在我眼里神圣而纯洁的存在——她的身体依然是绝对崇高的、绝对圣洁的。

  可是,今晚,我确实真真切切地觉得,吴小涵的身体被我玷污了——我这样一个原本只该在她的鞋底、和那些尘土在一起的M,竟然碰到了她最隐秘的部位。
  看着她熟睡的恬静面容,我不禁心疼起她来——她为什么会这么傻,放任我这样卑贱的一个M来糟蹋她的身体呢?

  这个可爱的小女生,在我的眼前睡熟了——她的身躯一动不动,嘴角微微上弯,像是在微笑一般。

  是呀,这个傻傻的小姑娘,在我的面前,从来都是这样毫无防备,似乎相信我永远不会伤害她,甚至当我做了出格的事情,她也不觉得算是对她的伤害。
  我面前的这个善良、柔软而娇弱的女孩,简直让给我有一种错觉,一种她在这个世界上需要由我来保护的感觉。

  好奇怪的感觉呀——她明明是高高在上的S,怎么可能需要我这样一个M来保护呢?

  不过,要是真的能有机会保护到她,该多好呀。

  心里的风浪已经慢慢平息后,我开始纯粹地欣赏着她的睡姿。

  月光轻轻地洒在她光洁的脸颊上,朦朦胧胧间,美得竟有些太不真切。
  她的呼吸着实很轻,身体只是微微起伏;而我其实多么想凑到她的脸颊边,听听她的呼吸,或是偷偷地嗅一嗅她呼出来的空气会是怎样的馨香。

  可是我不敢——万一不小心把她吵醒了怎么办?万一她醒来看到我凑在她的面前,误会我对她的粉唇有非分之想,怎么办?

  我只敢跪直在她的面前,保持着尊重的距离,静静欣赏着那柔和的面庞;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有意压低,生怕吵醒了她。

  ????????

  我就这么一直欣赏着、守护着眼前的这个睡美人,直到天色开始渐渐变亮起来。

  终于,早晨七点多的闹钟将吴小涵唤醒了。

  吴小涵翻过身,把闹钟关掉,看到了我,便立刻瞪大了眼睛:「你怎么还跪着呀?你……不会跪了一晚上没睡吧?」

  我轻轻点点头。

  「快把嘴里的内裤吐出来吧。我来给你解开手脚。」吴小涵说着爬起了身。
  拿过剪刀来后,她又问:「你为什么不睡觉呀?你不困吗?」

  「第一次看到你睡觉,真的觉得好美呀,忍不住想看。所以,就一直没睡呀。」
  「徐洋东,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呀。」她的语气中似乎有一丝心疼。

  终于,她解开了我的手脚,问我道:「好啦。我要尿尿了,你要喝吗?」
  我点点头,赶快爬了进去。

  她卧室里的这个卫生间只有马桶,并没有蹲坑——我竟不知道该躺到哪里。
  吴小涵倒是不以为意:「你躺地上就好了,你小心点接好就行。」

  我于是乖乖躺好——因为昨晚反正都碰过她的身体,我这次便大胆地把嘴凑得很近,于是真的一点也没洒在地上。

  晨尿还是那熟悉的咸涩味道,浓重得让人差点想要干呕。

  不过,我对圣水的这种生理上的排斥已经比起初弱了很多,而心理上的渴求却越来越强了。

  我嘴里含着的尿还没完全咽完,吴小涵就坐到了马桶上。

  我问道:「怎么了?还没尿完吗?」

  吴小涵稍微尴尬地说道:「我还要大解呢……要不,你先出去吧。」

  我想都没想就说:「小涵学姐……你拉我嘴里吧,好吗?我是你的厕所呀。」
  「不要,」她说:「我不要弄脏你的嘴,你以后得还要帮我舔呢。」

  「可……可我想吃你的黄金呀……」我有些委屈地说道:「连别的M都能吃到的。」

  我甚至还特意做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。

  吴小涵还是摇头拒绝:「你要知道,和别的M不一样。我是真的嫌别的M脏呀,所以才根本不可能让他们碰我的身体,连脚都不行;可我知道你是干净的,所以,才给你舔我的身体呀。不要随便玩那么脏的项目啦,好吗?你答应了做我的口舌奴,以后你还得舔我呢。」

 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
  「再说了,」吴小涵说:「看着我喜欢的人的脸,我根本拉不出来的。你去外面先洗漱吧,好吗?」

  我点点头,乖乖拿起自己的牙刷,走出了她的房间。

  这一天她早上还要去上班,没法再陪我。

  不过,现在备受她宠溺的我,可以跪在她的面前为她穿袜穿鞋,甚至可以驮着她下楼到车库。

  去上班的路上,她便把我送回了学校;我也便回宿舍补觉去了。

  大概是昨天射了七次的缘故,我走路时都觉得前列腺或是精囊腺的地方在隐隐作痛,尿尿的时候,胯间更是疼得不行。

  不知下一次吴小涵会怎么对我呢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